外汇首页 滚动 外汇资讯 外汇行业 外汇分析 数据中心 外汇课堂 专题 沙龙 论坛 博客
人民币 美元 欧元 英镑 日元 澳元 瑞郎 加元

投资入门第六步:经典案例

从小变大:循序渐进

为了取得最佳的交易结果与长期的获利,应该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交易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优秀的交易员,他主张疯狂的赌博,藉以创造壮观的全垒打。

“我想,所谓的最佳交易员,应该是那种打算每天赚一点,积少成多的稳健交易员。当然,你听过很多全垒打王的成功故事,但如果研究全垒打选手与那些每天尝试安打的选手,可以发现前者的成功率远低于后者。所以,优秀交易员总是那些长期累积资本的人。如果你希望一次搞定,那太困难了。”

“我记得曾经对一位意大利交易员解释这个道理,‘每天一颗豆’。如果你尝试每天只把一颗豆子放进袋子,一次一颗,那么一个月下来就有31颗。反之,如果尝试一次放进31颗豆子,可能撒得满地,说不定连一颗豆子也没有。所以,最好是慢慢来,由小变大,积少成多。当然,如果你看见乔治·索罗斯或尼德霍夫,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;可是,如果你打算靠交易屠龙刀谋生,最后也会死在交易屠龙刀之下。”

“一位顶尖交易员曾经告诉我,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完全同意其中的观点,这是李·斯特恩说的,‘在整个交易生涯或累积资本的过程中,你经常会损失三分之一的资本,然后你会扳回来,资本又逐渐成长,但你可能还会再发生三分之一的损失,然后你再慢慢扳回来’。就象爬楼梯一样,前进三个台阶,退回一个台阶,坚持这个程序,你还是能够慢慢前进。”

“不进行交易是一种自律精神——非常重要的规范。很多人不了解这点。很多人认为你必须整天站在那里,永远都必须留在场内。某些情况下,行情非常沉闷,流动性欠佳,你就不应该交易。另一些情况下,行情波动非常剧烈,完全没有道理可言,你也不应该交易。当然,前者的情况比较常见。在完全没有行情的状况下,一些抢帽子的短线交易员还坚持留在那里。他们建立部位只是为了打发时间,但进去容易出来难。我总是劝他们:‘不该交易了,什么行情也没有。放轻松一点,到处走走,去喝杯咖啡吧。’”

断然认赔

对于任何交易员,最困难的部分往往是如何判断正确的出场时机。帕特·阿伯提供了一些建议,让你掌握这些时机。

“首先,如果行情发生不利的走势,部位出现亏损,这当然是第一个警讯。其次是你容忍痛苦的程度,容忍损失的能耐。如果亏损不大,你可以忍受,但累积到相当金额而构成伤害之后,你就知道问题严重了,应该出场。”

“这大体上都是由痛苦的程度来衡量——资金损失的痛苦,自尊受伤的痛苦。可是,一般来说,交易的原则是‘最初的损失往往就是最小的损失’。刚开始的时候,损失还不会太严重,这通常就是最佳的认赔时机。如果发生损失,但情况不严重,行情盘旋在那里,你大概还能够容忍。可是,如果情况继续恶化,你不用想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出场。”

有些人会设定一些明确的标准,尤其是那些交易顾问,设定某种百分率的停损。举例来说,亏损不能超过资金的3%或5%。”

“我是场内交易员,完全依赖直觉的反应。可是,某些交易员还是采用百分率或特定金额的停损,计算的标准可以是你的总财产、交易资本或单笔交易的资金。”

“我见过一些场内交易员,只要发生亏损,就立刻认赔,但他们永远都在认赔。我特别记得一位交易员,他对于认赔可能有一些心理障碍,我相信他去看过精神医师、心理顾问或天知道什么样的专家。结果,他在场内的行为突然不同了。每当交易发生亏损,他就非常夸张,希望每个人都知道他认赔的决心。据我所知,正常的交易员都会默默认赔。”

“你知道吗?认赔的难处不完全是金钱损失,还包括自尊的伤害。这是你与自己进行的一场心智游戏,因为我们都自认为精明,对于自己很有信心。当你判断错误时,不仅伤害钱包,也伤害自尊。举例来说,如果我在五块钱买进,现在的价位是三块钱,那我就希望价格回到五块钱,或至少也要比三块钱高。可是,市场才是老板,价格由它决定。市场的智慧远超过我们能够理解的范围,我们必须把市场看成是击败世界棋王加里·卡斯帕洛夫的‘深蓝’超级电脑。市场会反映任何的既有资讯,然后决定价格。”

“市场永远不会错。没有人比市场更精明。我见过许多交易员,智商超过150,拥有博士学位或是哈佛大学的MBA,但交易的表现不怎样,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比市场精明。每天交易结束的时候,我们都是根据结算收盘价付款或收款。你必须记住这点。你不可能真正击败市场。一些反向思考的交易员尝试背道而驰,逆着行情进行交易,某些人确实非常成功,但通常很困难。他们尝试在高点放空或低点买进,虽然我知道他们都带着数学模型或类似的系统,但这还是非常危险的行为。”

帕特·阿伯传达的讯息是:市场是存在的事实,不是抗衡的对象。你不能采取主动,只能被动反应。你不应该对抗市场或尝试击败它。存着这种心理,认赔或许就比较简单一点。

是否希望成为交易员?

如果你想成为专业交易员,让我们听听全球最大交易所的主席有什么建议?

“刚到芝加哥期交所的时候,我对于交易所知不多,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。第一笔交易的结果……不提也罢。经过一段时期的摸索,逐渐能够判断成功与不成功交易员的分野。然后,我开始研究他们,模仿他们。我发现,价差交易员与套利交易员都开着豪华的车子,过着不错的生活,所以我决定成为一位基差交易员。总之,找一些成功的交易员,然后进行复制。”

“优秀的交易员都具备一些素质:精明,对于数字的反应很快。几个月之前,我刚认识戴维·凯特。他就精明过人,反应灵敏,非常犀利,还有点鲁莽——这都是优秀交易员的特质。可是,他也有自律精神,相当潇洒,带着一点‘霸气’。有些交易员能够同时处理许多事情。他可以听你说话,又与另一个人交谈,同时观察第三个人的行动。总之,你必须有一心数用的能耐,而且还能够做好每件事。”

“我发现,场内交易员都具备一些运动细胞,大多数优秀交易员都具备运动细胞。当然,还是有一些例外,我的好朋友理查德·丹尼斯就是如此,但他还是经常打网球。你必须有强烈的竞争欲望,手-眼-心的协调必须很好。你的体内必须流着竞争的血液。我们公司里有一些美式足球选手、篮球选手与田径选手。在交易场内表现最好的运动选手可能是网球,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手-眼-心协调能力较高,以及接受过一些心理训练。”

“场外与场内交易截然不同。在场外从事交易,需要更多的耐心与资讯,应该从更长期的角度进行交易,因为你很难不断累积小额利润。场外交易需要更高的自律精神,如果你具备足够的竞争能力,场内交易相对简单。”

“当我刚踏入市场的时候,竞争不这么剧烈——你只需要进入场内,找到某些成功的交易员,然后模仿他们。现在,情况完全不同了,真正的大玩家经常是那些场外交易员和机构交易员,运用精密的科技与复杂的订价模型。他们比较能够精确分析行情。你或许应该走这条路。”

“如果你准备踏入这个行业,我认为应该留意那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交易方法。通常都是在某个月份与另一个月份之间进行套利,有时候是在欧洲股票与美国股票之间进行风险套利——他们具备这类的资料与技巧。”

“业余交易员很难赚钱。根据研究资料显示,类似如林德-沃尔多克之流的交易商,大约有85%到95%的客户赔钱。首先,他们的起始风险资本都太小,平均大约是25000美元左右。其次,他们通常都会放弃自己的优势,进出太过于频繁。业余交易者必须支付较高的佣金,游戏规则并不公平。如果你属于这类的交易者,或许应该考虑选择权的交易,买进买进选择权或买进卖出选择权。”

“如果你打算从事交易,就必须投入全部的时间。交易相当诱人,因为看起来很简单。你应该找一家成功的交易商,提供充分的资讯,你可以看到别人怎么进行交易。格林威治、康涅狄克和纽约的交易商都还不错。”

交易战术:

* 拟定风险管理的策略,如此才能降低不利行情的影响。

* 你是否适合采用价差交易来降低风险?

* 最初的损失往往是最小的损失。

* 循序渐进地交易:一次一颗豆子。

* 除非你能够赚钱,否则就不是优秀的交易员。

* 必须有相当大的自律精神才能够暂时停止交易,这往往也是对你最有利的决策。

* 出场——留在场内的痛苦是否太大?

* 你没有必要比市场精明,不要让自尊妨碍你及早认赔。

* 寻找成功的交易员,模仿他们。

* 不要受到市场引诱而误以为交易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