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汇首页 滚动 外汇资讯 外汇行业 外汇分析 数据中心 外汇课堂 专题 沙龙 论坛 博客
人民币 美元 欧元 英镑 日元 澳元 瑞郎 加元

投资入门第六步:经典案例

认赔的心理效益

即使认赔的自律精神,也能够带来一些情绪效益。

“如果你的情绪涉入太深,这个行业可以把你生吞活剥,啃得尸骨不存。我们的交易员都相当情绪化,但发生的时机必须正确。当你面对损失的时候,就必须六亲不认,该砍就砍,然后继续前进。”

“事实上,我也听到一些相反的故事。我想是杰西·利弗莫尔吧,他是一位伟大的交易员。据说周围的人都可以从他的反应了解他的交易状况。当他处于获利状态,脾气很坏,经常说‘混蛋’之类的话,对每个人都非常不友善。可是,当他处于亏损状态,就妙语连珠,跟每个人开玩笑。如果部位发展不顺利,态度非常轻松,因为他认赔。他的心态是,‘当行情发展不利时,很容易处理,因为我有自律精神,只要认赔就可以了,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。可是,如果行情发展顺利,那就麻烦了,你必须很有耐心寻找扣动扳机的时机,压力非常大。’所以,对于利弗莫尔来说,如果行情发展有利于部位,他觉得承受压力,脾气就很坏。”

“我们的情况也差不多是如此,部位发生亏损,断然认赔,然后继续前进。我们通常觉得不高兴。可是,当行情发展有利时,我们觉得很高兴,因为部位持续累积获利。所以,心理反应上或许不同于利弗莫尔,但基本的概念还是一样。认赔很简单,因为这已经是机械化的行为,我们有一套方法来处理,然后继续往前,进行另一笔交易。”

因此,认赔的自律精神让情况变得更单纯,专门治疗胃痛、失眠,让你继续前进。如同纳贾里安解释的,认赔相当于抛弃痛苦,使你得以继续交易。如果你还在照顾损失的伤口,势必无暇寻找其它的机会。

“有些交易员说:‘老天,我是个笨蛋。完全是因为这个星期没有上教堂,因为三岁的时候我打破***花瓶。’这些人看起来很好笑,找一些奇怪的理由谴责自己。对于我们来说,‘这是游戏的一部分,人生的一部分’。每隔一阵子,就必须烧毁甘蔗作物,让这些灰烬滋养大地,让土地变得更肥沃。从错误中学习,这是不可避免的过程。发生错误,就必须吸取教训,因为你已经付出代价。”

虽然有30%的交易发生亏损,但纳贾里安还是获利。这让我记起一段杰克·尼克劳斯的话,解释他打高尔夫球的成功之道:“我想,我失控的次数稍微低于别人。”如同纳贾里安接下来解释的,及时认赔可以让你保留情绪上的精力,运用于更适当的场合。

“拍背安慰自己的时候,我不会把手臂折断。另外,我想我很擅长于处理恶劣情况。当每个人都觉得很惶恐的时候,这也是我思路最清晰的时刻。坦白讲,这是趁火打劫的时机,你必须抓住别人的恐慌带来的机会。很多交易员可以办到这点,因为他们始终都在自己的痛苦忍受限值内进行交易。每个人都有容忍的极限,甚至乔治·索罗斯也不例外。只要痛苦超出限度,就不应该傻傻地坐在那里忍受。每当犯错的时候,我就理所当然地认赔,当别人觉得恐慌的时候,我绝对不会恐慌。”

所以,迅速认赔至少有六个理由:

* 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更大的损失。

* 忙着“救火”让你错失其它的交易机会。

* 基于“弥补”的心理,你可能结束一些不应该结束的获利部位。

* 为了照料一个无可救药的部位,可能导致其它部位的损失。

* 套牢资金而不能运用于报酬率更高的机会。

* 你应该缓和压力,让情绪平静下来,提高控制能力。

培养自律精神

纳贾里安培养自律精神的方法,就如同我们养成习惯一样——把痛苦与不舒服关联到某些行为。

“身为场内交易员,当你犯错的时候,你是在300多个人面前犯错。如果你必须在晚宴上认错,情况已经够尴尬了。基于相互竞争的心理,场内的交易员即使不是敌人,他们也非常乐意见到你犯错,在这种场合,认错确实困难。”

“每当一位新手来到场内,交易员都会想着:‘我开一家麦当劳,现在对街开一家汉堡王。他或许不是我的敌人,但绝对是我的竞争对手,千万不要抢走我的生意。’在交易场内,我面对的都是竞争对手。我们都买进、卖出,一切都发生得很快,大家都随时准备抢先下手,谁的手脚利落,谁就赢,获利装进钱包。所以,对于我来说,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如何学习在大家面前认错,而且不觉得困扰。”

“就象做错事的时候,妈妈或教练给你一巴掌。当你准备拨弄这个或玩弄那个的时候,突然……一巴掌过来。最后,你自然就不会做某些事情。我就是如此培养自律精神。不论你多么棒,都必须坦然认赔。举例来说,我们每天平均从事2万张选择权交易,如果一笔交易平价为10张,一天就有2000笔交易。即使我非常棒,其中70%的交易都获利,但还有30%发生损失,相当于600笔交易。我们的交易非常频繁,绝对需要自律精神。对于读者和非专业交易者来说,即使经常进出,每天可能也只有两、三笔交易。可是,我们每天的交易量实在太大,不能没有自律精神。”

按照纳贾里安的说法,交易的自律精神是一种可以学习的东西。

“我认为自律精神是一种经过学习的反应。你可以教导其他的人养成这种习惯;可是,如果他们有问题的话,你就必须狠一点——绝对不允许他们失控。跟自己打交道,必须非常、非常老实。最重要的一点,每笔交易都必须设定目标。如果我准备进行一笔交易,在30美元买进某支股票,因为我认为价格可能涨到35美元,那就必须设定下档的极限——例如:25美元——如果判断正确的话,我可以赚进5美元,所以万一判断错误,损失绝对不可以超过5美元。所以,我设定股票的上档目标,下档的损失绝对不允许超过我判断正确的获利程度。”

关于如何培养自律精神,纳贾里安提到一些方法。归根到底,缺乏自律完全来自于放纵心理。举例来说,面对一种情况,你有两个心理路径通往两个不同的反应行为。在心理层面上,你会挑选阻力最小的路径,感觉上最舒服、最没有痛苦的路径。对于非专业交易者而言,这条路径通常也是最放纵而没有自律精神的路径。换言之,面对一笔失败的交易,认赔不是阻力最小的路径。对于顶尖交易员,自律的路径也就是最不痛苦的路径。身为场内交易员,纳贾里安就是如此。他很快就发现,在众多交易员面前累积严重的亏损相当于痛苦的巴掌。于是,他让自己进入状况,不愿意当巴甫洛夫的狗。

提高自律精神的方法还包括:

* 每笔交易都必须设定目标,预先安排出场的价位;风险/报酬比率至少必须1:1。

* 必须诚实对待自己;你是否逃避现实而不愿承认损失?是否希望走一条最不痛苦的路径?

* 运用坚决的意志力。

* 让某人监督你的交易,让他阻止你犯错。举例来说,如果你在家里从事交易,让老公(或老婆)监督你。

认知交易风险

衍生性产品是风险管理工具。就如同任何商品一样,你可以通过买进或卖出来控制风险。衍生性产品是转移风

险的交易工具。顶尖交易员对于风险的性质都有深刻的体会,最显著的特色或许是:他们都讨厌风险,他们都防范错误的可能性。

“我非常排斥风险。你或许看到某些人在墙上挂着:‘风险不是你赚钱的唯一方法。’建立任何部位都必须让自己明天能够继续交易。这点非常重要。保留明天的交易实力,其重要性超过今天不能获利。我们永远竭力控制风险,竭力设定底限。假定我希望做空行情,就如同我现在对于美国股市的看法(1997年4月14日),因为我认为利率将走高而对市场构成压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采取裸露的空头策略吗?当然不会,我们买进卖出选择权,每当行情下跌,我们就买进一堆买进选择权,锁定既有的获利,防范行情上扬而迫使我们吐回到手的获利。每年都只有几次好机会。联邦储备局打算提高利率,这当然是做空行情的机会。可是,我们会继续调整避险部位而锁定获利,绝对不会采用单纯的多头或空头策略。”

“当我们进场交易,都会采用避险策略。(经过避险之后,如果一个部位发生损失,另一个部位就会提供获利。避险相当于是防范错误的保险。举例来说,如果买进买进选择权,可以销售其他履约价格或到期月份的买进选择权或买进卖出选择权。)我们对于行情的看法可能非常偏空,联邦储备局随时可能宣布调高利率,但我们一定会采取某些避险手段,万一判断错误才不会伤及筋骨。每一天的交易时段内与交易结束时,我们都会评估市场是否同意我们的预设立场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我们就继续持有风险部位,向下调整避险价位。如果我们认为市场的下档空间已经不大,行情可能触底回升,我们就会结束卖出选择权的多头部位,但是否会因此继续持有买进选择权的裸露多头部位呢?不会,除非我们认为市场具有上档潜能,我们不会单纯撤掉风险部位,让原先的避险部位变为裸露的风险部位。这不是我们进行交易的方法。”

纳贾里安强调一个事实,交易不是生死一搏的赌局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为了继续留在场内,今天就不能输掉所有的筹码。所以,虽然没有避险的裸露部位能够提供更高的获利潜能,但这不是他的交易方法。避险部位相当于一份保单,这或许是人们常有的投机心理;可是,一场灾难可能扫光你的家当,明天再也不能进场。因此,风险管理必须具备避险的自律精神。

“当我们建立价差交易或避险交易时,经常会想:‘老天,如果哪个人把我绑住塞进柜子里,我现在就赚翻了。’因此股价持续下跌,我们就继续向下展延避险的买进选择权。没错,这就是避险者必须承担的诅咒。可是,这也是我们每天能够安心睡觉的理由。”

纳贾里安知道自己买了灾难保险,所以比较能够放松。

“经过星期五大跌148点之后,局面实在很惨,几乎找不到买盘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被卡在一个部位中,势必很慌张。可是,我们睡得象婴儿一样甜。当时,我人在纽约,正享受一段美好时光。事实上,我在星期五甚至没有进入交易大厅,因为我们已经布局妥当,交易会按照计划进行。”

纳贾里安继续解释避险的效益。

“当然,我们有时候也希望自己没有按规矩办事,但通常还是庆幸自己具备的自律精神。我们看到很多人押进所有的筹码,准备狠狠挥出一支全垒打。即使面临重大的行情,即使准备挥出全垒打,我们还是会控制风险的程度。即使我们买进许多溢价的卖出选择权,还是会销售溢价卖出选择权作为避险。虽然我们认为行情将大跌,仍然会控制风险。举例来说,如果在4美元买进卖出选择权,销售其它卖出选择权而赚进2美元,结果只承担2美元的风险。所以,我们能够长时间坐在赌桌上。那些没有避险的人,万一遭逢不利行情,恐怕只有拍拍屁股走人,但我们可以继续玩下去。”

由于避险的缘故,纳贾里安可以留在舒适界限内,发挥更敏锐的判断力。不妨回想一下,前一次行情大涨或大跌而让你陷入恐慌的情况。你是否有世界末日的感觉?是否让你觉得胃部绞痛?是否影响其它的交易决策?若是如此,你是否考虑避险?当然,你必须盘算避险的成本,必须评估风险部位愿意放弃多少获利潜能。另外,你也需要考虑避险如何影响风险/报酬比率,何时增加或减少避险部位。风险完全没有问题;只要愿意的话,你就能够精确控制它。

纳贾里安提到一个例子,说明避险的重要性。这段故事发生在1991年9月29日与30日,涉及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导尿管制造商。默丘里是这家公司的指定主要造市商。

“一天之内,股价由每股88美元跌到56美元。市场持续抛空行情,我们也整天一直接手。另外,我们也持有卖出选择权的空头部位,每当行情下跌超过某个程度,我们就销售卖出选择权,所以做多行情的部位持续累积,而且销售的数量越来越大。事实上,这完全违背应有的做法。这波走势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损失100万美元,走势过程中,损失累积到数百万。最后,我们总算清醒过来,回头采取我们最擅长的手法:任何交易都必须局限损失。大约在两个月的期间内,我们慢慢把损失弥补过来,完全依靠我们的自律精神。”

“如同我说的,我不在意你今天赚多少钱,我要你明天继续保持赚钱的能力。当时,我们的交易员打算大赚一笔,因为盈余报告公布之前,权利金高得离谱,所以他们就一直卖。我们不应该只建立单一方向的部位。我们应该买一点保险,但显然没有这么做。事情发生的时候,处理这支股票的交易员只看到花花钞票,盘算着明天的权利金收入可以赚多少钱。另外,风险/报酬比率也不对。我们的交易员知道行情会下跌,但没有想到跌得这么深。”

“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即使我们认为某个事件发生的机率高达80%,也不应该丝毫不理会风险。所以,关键的原则是‘我们明天会如何’,不是我们今天赚多少。我们关心明天的程度必须超过今天。”

风险分析:交易就象扑克赌局

由于厌恶风险,纳贾里安建立任何交易之前,都希望尽可能提高胜算。

“我睡得象婴儿一样甜,当我们进场建立大额部位时,胜算通常很高,因为我们已经预先做过功课,非常有信心。万一判断错误,我们就砍掉、认赔,然后继续前进。”

“某些交易商聘用专业棋手或职业赌徒。我们比较重视算牌能力,我不认为这是赌博。当我们去赌场的时候,目的是工作。惟有知道自己的胜算,才坐上赌桌。我们有几位交易员能够记住好几副牌。进场时,他们希望拥有最高的胜算。交易的情况也是如此,机会来的时候,我们会算牌,预先设想随后的计划,尽可能盘算我们拥有的优势。桌上已经翻开很多牌。如果明天即将公布重要的盈余报告,摩根、雷曼或萨洛蒙往往大量买进。他们可能掌握资讯的优势,所以我们必须控制风险,跟着他们的方向下注。”

“我认为股票涨、跌的机率都差不多。就象赌场里的算牌老手一样,我们观察长期走势图,盘算当时的价格型态,下注之前都预先评估获利潜能是否高于损失风险,所以总是能够取得有利的胜算。可是,观察图形本身并不足够。海底的沉船都有一堆航海图。所以,我们不能只仰仗图形。”

“其次,我们观察买方或卖方。同样地,在衍生性交易方面,我们观察萨洛蒙、摩根·斯坦利与雷曼,如果他们不断买进某支股票,我们知道他们赌行情上涨。我们搜集所有的资讯。如果走势图上的价格型态很不错,机构买盘不断进场,还必须考虑——是否有什么新闻?是否即将公布盈余报告?各方面的评论是否都很有利?是否即将推出新产品?是否有某项法律诉讼即将宣判?经过综合评估之后,一旦我们实际押下赌注,总是拥有显著的胜算。很多人不能掌握这类的资讯,所以他们更需要让自己累积更大的胜算。”

很少人会把专业交易员想象为讨厌风险,绑紧安全带的人,更别提顶尖交易员了。可是,讨厌风险与安全第一,正是优秀交易员的特色。所以,当纳贾里安进场建立部位时,他要求获利潜能必须远大于潜在损失,即使交易非常不可能发生损失也是如此。

“我所能够接受的最低风险/报酬比率是1:1,但通常都是2:1或3:1。如果我在30美元买进某股票,认定上档目标是35美元,那么停损就必须能够设定在29美元或28美元,使得获利潜能是潜在损失的好几倍。如果我的看法错误,断然认赔,继续前进。”

“如果判断的获利只有5美元,你不能说:‘如果判断错误,我愿意抱着股票跌到20美元。’否则交易生涯恐怕很短暂。”

“我绝对不接受较大的潜在风险。即使我认为股价非涨不可,也不可能为了取得5美元的获利而承担10美元的下档风险。这属于不可接受的风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