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汇首页 滚动 外汇资讯 外汇行业 外汇分析 数据中心 外汇课堂 专题 沙龙 论坛 博客
人民币 美元 欧元 英镑 日元 澳元 瑞郎 加元

投资入门第六步:经典案例

其他的人想些什么

在交易或其他竞争性的场合,你随时都必须了解情况为什么是目前的状态。价格为什么是这个水准?今天的成交量为什么偏低?为什么某家银行买进这家公司的股票?为什么那家银行卖出股票?为什么公司的总经理买进额外的股票?如果你不了解周围的情况,就不太可能知道局面的发展与其中的缘由。不论你认为明天的价格将变动或维持不变,如果不能掌握今天,就不可能了解明天。

“我经常提醒自己:‘我是否完全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?我对于情况的掌握是否优于竞争对手?他为什么采取这个行动?如果我买进,他为什么卖出?他在想些什么?’如果我不知道竞争对手的思路,就觉得浑身不对劲。这属于反向思考。我绝对相信你应该与群众背道而驰。可是,如何衡量群众的共识,这确实有些困难。另一方面,群众的共识也可能是对的,以美国市场最近的多头行情来说,群众的共识确实没错。”

“我必须了解对手的想法,以及我与他的想法差异究竟在哪里。答案可能很简单。举例来说,他们考虑的对象可能不是隐含价格波动率。如果我认为自己是买进偏低的隐含价格波动率,但对手的想法不是如此,那我就知道对方的行为动机,如果我仍然相信自己的看法没错,那就够了。”

这类综合性的思考程序也是风险管理的适当工具。如此可以确保你没有疏忽任何的环节,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建立某个交易部位。因此,下单之前,你应该掌握这类的信息,清楚自己的预期是什么。一旦部位建立之后,才能够应对随后的发展,才能够断然采取行动。

采用瑞士方法对待未平仓部位:客观而中性

伯纳德·奥佩蒂特对待未平仓部位的方法,我称之为“瑞士方法”,因为他随时都清楚自己必须把情绪抛到一边,保持客观而中性的立场。

每位交易者都知道,一旦部位建立之后,情况就完全不同了。从这个时候开始,一切都是真正的现实,不再是荧幕上闪烁的数据或帐面上的数字。期待将影响预期,情绪将干扰理智,客观变为主观。

部位开仓之后,就会开始寻找平仓的机会,结果将是获利或损失。每种情况引发的情绪都不相同。举例来说,如果部位发生损失,许多交易者期待情况会突然好转,他们很恐惧,不愿意接受损失的可能性。你有责任辨识这类的情绪,然后断然割舍。你的决策必须建立在公司相关分析的客观推理之上。

面对未平仓部位,务必留意自己的反应。如果没有清晰的思路,可能会太早或太迟出场。处理未平仓部位的关键在于出场时机。当然,你有时候也会考虑加码,但最关心的问题通常还是出场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于客观的立场来对待未平仓部位。

“智性上的诚实是关键所在。在思考上,每天都必须重新开始。你必须忘记部位的损失和成本。每天都是崭新的一天。每天都是从头玩起。今天之前的盈亏都已经埋单了,你又回到起跑线。帐户中没有预期的获利和损失,每天早晨都是重新来过。”

“你必须对自己非常非常诚实。千万不可欺骗自己。不论仓位承担巨额的损失或累积重大的获利,你都必须诚实面对自己。欺骗自己也是人们在市场上发生亏损的主要理由。我很乐意看到情况正是如此,否则我们就很难稳定获利。”

如同伯纳德·奥佩蒂特强调的,当你尝试从客观的角度评估未平仓股票时,情绪总是会产生干扰。

“对于一位优秀的交易员,如何控制‘心’的能力,其重要性远超过如何运用‘脑’。情绪是最棘手的部分,即使一个部位可能让你一败涂地或赚进数百万,你都必须保持完全客观的立场。”

面对损失

面对帐面损失,交易员必定会承受重大的压力与恐惧。

“承受压力与恐惧,这是很重要的经验,如此可以避免重蹈覆撤。恐惧是一种情绪,经常干扰判断;同样的道理,陶醉的心情也会影响判断。你必须保持绝对中性的立场。”

所以,当你面临损失时,不要排斥恐惧的经验。可是,你必须善用这类的恐惧感,藉以防止未来的损失,千万不要因为恐惧既有的损失而越陷越深。当你查阅新价格的时候,不应该担心损失的程度,或期待情况可能好转。

“面对新的价格,你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,假设你还没有建立仓位,是否愿意在这个价格买进?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就应该卖出。你必须非常客观地看待未平仓部位,如果你还没有建立仓位,现在是否愿意建立仓位?持有未平仓部位的过程中,新的资讯可能影响相关的预期。可是,你必须诚实面对自己。这是心态的问题。当仓位发生损失而出现新的消息,千万不可以跟自己讨价还价,欺骗自己情况已经发生变化,价格可能上涨。总之,跟自己打交道务必诚实,这是关键所在。”

如何处理获利

如同期待的心理一样,还有另一种情绪障碍往往造成不能客观分析未平仓部位,交易员经常担心未实现的获利可能消失。

“‘迅速认赔而让获利部位继续发展’,这种说法虽然有点陈词滥调,但也是不变的真理。许多人都刚好背道而驰。大家都希望获利,内部的规定也经常鼓励这么做。很多人都把未实现的获利视为不存在。他们认为,获利了结才代表真正的获利,在此之前都是假的;认赔出场则相当于承认错误。”

同样地,交易员必须抛除这种“必须获利”的情结。反之,问题的症结在于:建立仓位的根据是否正确。为了保持客观的态度,伯纳德·奥佩蒂特的考虑重点在于仓位的相关预期。

“如果预期中的事件没有发生,我就出场。至于出场究竟是获利还是亏损,完全不重要。一旦发现自己判断的情节出现错误,立即出场。还有另一种类似而比较容易处理的情况,如果我预期发生的时期都已经发生,也应该获利了结。这两种情况都相对容易应付,但事态的发展介于两个极端之间,那就比较麻烦了。”

必须以客观的心态处理未平仓部位,这就是伯纳德·奥佩蒂特强调的重点。这意味着你必须专心留意某些症结而忽略另一些问题。你必须留意的重点是:

* 预期的情况是否已经发生?

* 面对目前的价格,你想买进还是放空?

* 建立仓位当初所预期的行情发展,目前的实现机率是否仍然相同?

你必须忽略:

* 仓位目前已经承担多少损失?

* 仓位目前已经累积多少获利?

* 建立仓位的成本。

* 期待行情可能朝有利的方向发展。

交易:艺术与科学

“我想科学训练是一项正数,虽然有时候也会造成妨碍,因为金融市场并不存在诸如物理与数学之类的真理。

可是,就思考的逻辑结构来说,科学训练还是有正面的助益。科学家必须诚实对待自己。这个领域内没于打混仗的余地。如果某个试验的结果不行,那就是不行,不能打马虎眼。事实就是事实,不能凭空捏造。”

可是,纵使尽量客观,但交易毕竟不是机械性的行为,其中存在相当大的技巧发挥空间。瑞士人擅长于制造漂亮的手表,不是吗?

“交易的艺术成分远远超过科学。当交易员拟定一项决策,他绝对不可能完全了解该项决策背后的每项立论根据。你必须日夜思考行情的可能发展与交易的对策,但到达某个节骨眼上,就必须扣动扳机。拟定交易决策之前,你可能考虑千百种细节,如果我提出一个问题:‘你为什么买进这个而卖出那个?’你恐怕没有办法说出个所以然来。当然,你可以提出一些理由,但绝对不是完整的答案。你的决策可能是来自于最近三天的综合思考,所以要花三天的时间才解释得清楚。许多因素都存在于潜意识的层面。你不确定哪项因素促使你扣动扳机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艺术的成分超过科学,因为你没有办法充分说明行为的动机。选择权交易涉及许多科学成分,必须同时具备科学的训练与艺术的修养。这也是为什么很难找到优秀的衍生性产品交易员的原因。”

顶尖交易员通常厌恶风险

受到媒体与一些丑闻的影响,一般大众认为交易员喜爱承担风险,乐于投机与赌博。可是本书采访的每一位交易员都不承认自己偏爱风险。

“我非常厌恶风险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宁可赚取稳定的10,000美元,绝对不会考虑成功机率l0%的100,000美元报酬。就经济学的术语来说,我个人的效用函数明显向原点凹。”

所谓的交易风险,当然是指价格波动率而言。谈论价格波动率势必涉及机率的概念。根据某特定股票的历史价格波动率,我们可以估计该股票到达某目标价位的发生机率。因此,风险、价格波动率与机率局于不可分割的观念。优秀的交易员会等待胜算最高的机会——换言之,有利走势发生的机率最高而不利走势发生的机率最低。另外,不同于业余的交易者.优秀的专业交易员了解一点,风险与报酬之间并不必然维持正向的线性关系。某些情况下.你可以发现风险极低而报酬极高的交易机会。

“重点是你必须从理性的角度处理风险,而且还要一些想象力。优秀的交易员知道如何与何时承担风险,也清楚如何与何时避开风险。有些风险你必须承担,有些风险你不可以承担。关键在于如何区别这两者。你不需承担重大的风险,就足以赢取重大的获利。许多交易机会蕴含着可观的获利,但风险并不持别高。研究相关的市场行情与交易对象,或许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,但实际投入的资金未必承担太大的风险。。

“有一个关于经济学家的故事。这位经济学家与朋友在纽约的街上走着,他的朋友看到人行道上有一张百元大钞,于是指着钞票说:‘教授,有一张百元大钞!’经济学教授冷漠地回答:‘不可能,如果真是百元大钞,早就被入拣走了。’可是,我认为有许多低风险的赚钱机会。”

分析风险与机率

对于一个部位,伯纳德·奥佩蒂特如何分析风险与机率呢? “虽然我知道部位发生特定的损失之后就会出场,但我还是认为投入的全部资金都完全承担风险。另外,我也会考虑部位某个获利百分率的发生机率,然后评估我所承担的对应风险。我会考虑可能结果的机率分析,例如:采取某项行动可能有50%的机率如何发展,或不采取行动可能有50%的机率如何发展,或50%的小赔对应50%的大赚。你必须了解最后结果的机率分配概况。”

分析一笔交易的可行性,伯纳德·奥佩蒂特把所有投入资金视为风险资本。他知道部位顶多只会发生特定程度的损失(例如:15%),即使最大的损失设定为15%.他还是认为整体投入资金都全部承担风险。然后,从这个角度评估各种可能结果的机率分配,分析对应的报酬潜能。惟有通过机率分配的架构,才能掌握报酬的概念。

举例来说,如果建立某个选择权部位,起始价值为10,000美元.风险资本就视为10,000美元。为了评估风险/报酬比率,伯纳德·奥佩蒂待分析部位最后结果的机率分配。如此可以了解相关风险提供的报酬潜能。(从数学角度来说,把发生机率视为权数而汇总各种可能结果,然后比较这个报酬期望值与风险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