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汇首页 滚动 外汇资讯 外汇行业 外汇分析 数据中心 外汇课堂 专题 沙龙 论坛 博客
人民币 美元 欧元 英镑 日元 澳元 瑞郎 加元

投资入门第六步:经典案例

交易架构

整合构想

一旦交易对于未来的行情产生某种看法之后,必须把相关的构想整合为一笔交易。如果你预期行情将走高,最简单的做法是买进根本资产。可是,取决于你对于行情的看法,其它复杂的策略或许有更理想的绩效。

“接下来是架构交易。交易的架构方法有无数多种,细节更是不胜其数。你对于行情的判断可能完全正确,结果却是赔钱。如果时间掌握稍微不准,就可能损失。架构一笔交易,必须提升获利的机率与潜能,减少损失的可能性。这就是交易游戏的精髓,不断从事这类的决策。”

“举例来说,如果你看好日元的走势,可以通过许多不同方式做日元。你可以买进日元、做多买进选择权或销售卖出选择权。如果你希望做多日元,而日元汇价波动率很低,可以考虑买进选择权的多头部位。如果汇价波动率很高,可以考虑销售卖出选择权。可是,如果汇价波动率真的非常高,销售卖出选择权未必理想,或许应该直接买进根本日元,所以,构建一笔交易,必须尽可能掌握所有的有利因素,尽可能累积胜算。”

“举例来说,假定你做多溢价买进选择权的价差交易,其中买进一边的溢价为2%,销售一边的溢价为5%,如果你对于行情的发展方向判断正确,买进一边的选择权随后进入平价状态,价格波动率将因为选择权进入平价状态而产生相对变动。换言之,当你最初买进价差交易的时候,多、空两边的隐含价格波动率都高于平价选择权隐含的价格波动率。现在,买进一边的选择权进入平价状态,你知道这部分发生一些损失,因为平价选择权现在隐含平价的价格波动率。所以,你必须了解其中的动态关系,尤其是运用比率价差交易的策略,如果你对于行情方向的判断正确,或许应该回补策略的空边部位,因为空边部位很可能绩效维持偏高的价值。”

可是,请注意,策略的结构越复杂,并不代表赚钱能力越高。

“我在萨洛蒙期间的老板吉尔经常说,市场上有精明的资金与愚蠢的资金。可是,一天的交易结束之后,钱就是钱。换言之,不论你怎么把钱赚到手,来源一点也不重要。举例来说,如果买进IBM股票发生亏损,很多年轻人总是希望在IBM股票中讨回公道。事实上,这完全无关紧要。虽然在IBM股票发生亏损,你没有必要因此强迫自己交易IBM。市场不会觉得痛痒,银行帐户也不介意钱的来源。吉尔曾经对我说:‘我们为什么不单纯买、卖钱,然后赚钱?我们为什么要交易选择权或其它复杂的东西?’他是说‘精明的钱也是钱,愚蠢的钱也是钱’。有时候,你可以说‘买进’,价格上涨之后,你可以说‘卖出,谢了’。”

评估获利潜能与潜在损失

架构一笔交易,除了尝试掌握获利潜能之外,也必须考虑风险保障。

“最初建立部位的时候当然会设定获利了结与停损出场的目标。这些目标应该由你的交易构想来决定。部位的规模则取决于你能够接受的最大金额损失。举例来说,假定目前的汇率是1美元=125元台币。另外,假定你认为日本与美国最近一回合贸易谈判的结果,应该让日元贬值到130,但基于技术性的考虑,日元也可能升值到122.50。评估日元选择权的定价结构之后,你决定最佳的部位是直接在现货市场放空日元/买进美元。部位的规模应该多大呢?这取决于交易帐户的规模与你准备接受的最大损失。如果交易帐户的资金为一千万美金,你最多只接受3%的损失,那你应该放空1500万美元价值的日元。万一判断错误,损失是30万美元,如果判断正确而顺利在130回补日元,获利是60万美元。”

“看起来很简单,是吗?可是,这只是在动态环境中的静态分析。建立部位之后,新的资讯不断发生。必须不断根据新资讯而重新评估部位的状态,调整目标价位。当然,如果行情朝不利的方向发展,但你坚持自己的判断正确,很可能因此而不断调降停损点。这当然很危险,但不不是我目前讨论的合理调整。你必须正确解释新的资讯。总之,绝对不可以跟自己讨价还价,最大的金额损失必须非常明确。”

因此,如何运用目标价位?如何根据新的资讯重新评估?这都是交易架构的关键层面。防范损失的有效方法之一,是让获利潜能数倍于潜在损失。

“对于任何一笔交易,获利潜能都应该数倍于潜在损失。可是,两者之间的比率究竟应该如何呢?一般来说,短线交易——换言之,准备在48小时之内结束的交易——的比率应该是3:1。对于长线的交易,尤其是策略中涉及许多选择权部位而必须动用资本,我设定的报酬/损失比率至少是5:1。”

交易者经常利用选择权来防范不利的价格走势。举例来说,如果某交易员预期行情上涨,可能做多买进选择权。可是,为了防范行情下跌的风险,他也可以买进一些卖出选择权,或销售不同履约价格或到期时间的买进选择权。

“我个人觉得,专业交易员把选择权视为保险工具,似乎不太恰当。如果某个市场部位的流动性不高,或交易经常发生停顿,或许值得考虑选择权的保险策略。可是,前述两种情况显然不会发生在外汇市场。专业交易只要持有未平仓部位,就应该随时追踪行情,随时都可以结束部位或认赔出场。惟有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,如果部位规模实在太大而可能显著影响行情,我才会考虑采用选择权做为保险工具。”

除了任何单笔交易都必须设定损失保障之外,还需要防范连续损失。

“关于报酬与风险,我觉得处理心态不应该对称。为了维持长期的成功,必须专注于亏损,连续损失或这方面的相关问题。很简单,只要知道自己准备损失多少。不论你的部位规模大小,或你的看法正确与否,都是如此。你必须知道自己准备损失的程度。我不是说心理上的准备;每当进行一笔交易,就必须设定最大损失的金额,赤裸裸的数据。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三震出局,必须保持再度进场的能力——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……都是如此。好好管理风险,获利就会自己照顾自己。”

专注于损失风险,其中涉及一个问题“什么时候结束部位?”

“我想,结束亏损部位的理由有两种。第一,如果预期之中应该发生的情节或情节演变,显然不可能发生了。举例来说,如果你预期某位左翼政治领袖将赢得大选,结果他输了。第二个理由是价位到达预定的停损水准,不论你预期的情节是否正确。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立即出场。”

导师:萨洛蒙的经验

一位伟大交易员之所以伟大,不仅仅在于他如何接受损失或处理报酬/风险,顶尖交易员的心智往往经过许多独特经验的塑造。比尔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些经验之谈。

“就我个人来说,专业交易的早期生涯受到一些重要的影响。许多资深交易员曾经照顾我,给我很多教导。吉尔·赖恩戴克是我在萨洛蒙的第一个老板,在我掌管公司全球外汇部门之前,他曾经担任这个职务七年。他对我的影响很大。他的背景是固定收益而不是外汇,但吉尔之所以与众不同,完全在于他待人处世的方法与领导能力。”

“关于市场的伦理与人际关系,吉尔是我的典范,包括个人的应对举止,以及与同事之间的相处方法。交易员都非常专注,有点神经质,你把自己的活力发挥到极限,你感到很疲惫。你经常说一些事后感到后悔的话,采取一些事后感到后悔的行动。吉尔教导部门内的交易员如何对待市场中的对手和同行。”

“吉尔的一些话非常值得回味,例如:‘市场中有许多灰色地带,尤其是店头市场。’灰色地带是说人们偶尔会犯错。如果某个交易员报错价格,你是否强迫他承认?吉尔经常说:‘不妨想想,你是否希望自己的母亲明天在《纽约时报》读到这段新闻,如果不想,那就不要做。’

“吉尔说过很多这类的话。我记得有一段时期,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,因此对于周围一切的要求也很高。可是,别人的事业心和专注程度未必符合我要求的标准。举例来说,某个星期五晚上刚好也是一位助理人员的结婚纪念日,你希望自己留在办公室到晚上10点,就认定这位助理人员也应该如此,如果他不是如此,你就暴跳如雷。吉尔告诉我:‘比尔,你要知道,在正常上班时间内,你可以对同事又吼又叫,你可以期待他们付出他们不准备付出的东西;可是,一天结束之后,人们只希望好好享受一天。对于你——比尔·利普舒茨——好好享受一天可能代表某种意义,可是,对于助理人员或另一位交易员,这又完全是另一回事。你应该好好琢磨琢磨,对于每个人来说,什么是好好享受一天。’总之,他教导我许多有关市场上的人际关系。现在的年轻交易员都不太重视这些‘互相关照’。这对于我的整个交易生涯非常有帮助。”

“还有另一个人对我影响很大,他当时是纽约马林米德兰银行的资深交易员。他叫做托尼·巴斯塔蒙特。每个月,我们大概都会共进一次午餐。对于交易员来说,外出午餐是不得了的大事,因为交易时段内通常不应该离开盘房,但托尼的魅力实在太大了。我们谈论的主题大概都是远期汇价、选择权对于外汇交易的影响,当然还有美元的一般性走势。他是一位伟大的导师。所以,我非常幸运,在不同的领域内能够得到许多导师的教诲,绝对不局限于‘这是你买进的方法,这是你卖出的方法’。他们的教导涉及较多的人性层面,告诉你如何在这个行业内生存下去。对于我个人来说,这一切也属于成功的一部分。”

是否能够遇到名师,往往超出你能够控制的范围。因此,你还是需要仰赖一些运气。这些方面对于交易成功的影响,经常被忽略或忘记。